尚能风力

新闻中心

海上风电,圆梦何时

更新时间:2011-11-27
国内首个海上风力发电项目——龙源江苏如东海上(潮间带)试验风场首批两台各1.5兆瓦风力发电机组在2009年10月20日建成并网发电。

 

  近一段时间,陆上风电利润的大幅缩水,让风电暴利时代渐行渐远。

  半年报数据显示,华锐风电净利润同比下降48.29%,而金风科技净利润同比降幅更是达到了55%,核心零部件齿轮箱生产巨头泰胜风能净利润降幅也达52.6%,风电市场已经到了淘汰整合阶段。

  就在风电企业为业绩下滑“挠头”之时,“海上风电或将引起圈海运动”、“风电业利润降低,海上风电是出路”之类报道屡见报端,大公司、小企业争相“试水”,发展海上风电似乎成为风电企业的“救命稻草”。

  然而,来自政策层面的信息却并非如此。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不久前发布的《中国风电发展路线图2050》指出:2020年前,我国以发展陆上风电为主,开展海上风电示范。

  国家能源局在2011年召开的海上风电座谈会上明确表示,到2015年,风电总并网装机容量1亿千瓦,而海上风电累计装机量500万千瓦,仅占规划总装机容量的5%。到2020年,风电总装机容量2亿千瓦,海上风电累计装机量3000万千瓦,占总装机容量的15%。

  不应该冒进

  2010年6月建成的上海东海大桥10万千瓦海上示范风电场以及国家能源局在江苏盐城海域组织的4个海上风电特许权项目的招标,拉开了欧洲之外海上风电场开建的帷幕。然而,海上风电的发展速度,却远不及当年陆上风电“剑拔弩张”的阵势。

  实际上,上海东海大桥项目在业内人士眼里称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海上风电,“那就是一个大风车,还没有发电,海底电缆都还没有铺设过来。”京能投资集团副总经理刘国忱告诉记者。

  而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施鹏飞看来,上海东海大桥风电仅仅是实现了海洋风电的探索起步阶段,它只是一个政治性的工程,不考虑经济效益,能够实现并网就是业绩。

  财经评论员易鹏认为,现在提出开展海上风电,对于现阶段中国风电企业还为时尚早,有炒作嫌疑。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能源学会会长倪维斗认为,风电市场的主力还在陆地上。按照国家“十二五”规划,陆地风电是稳步发展,海上风电是示范发展,示范就是不应该冒进。 “5年内海上风电200万千瓦足矣,5年之后会不会出现海上风电的‘井喷’很难说,要看成本、资源勘测以及设备腐蚀、维修等问题解决得如何。”

  大连华锐股份有限公司通用减速机厂副厂长卢守源告诉记者,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海上风电技术尚不成熟,还存在着海上施工难度大,发电成本太高,台风、设备腐蚀风险不可控等问题,企业不敢轻易进入。

  据统计,目前全球风电总装机量为200吉瓦,只有1.8%是海上风电,其中一半在英国。即便在英国,海上风电建设也存在着很多不可控的风险,令承包商热情不高。同时,海上风电的质量问题面临挑战。

  海上风电并不经济

  作为清洁能源,风电是“十二五”期间国家重点支持的领域。据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初步探明,中国可开发和利用的陆地风能储量2.53亿千瓦,近海可开发和利用的风能储量有7.5亿千瓦,海上风能储量远远多于陆上,有广阔的发展空间,且中国大陆海岸线长1.8万公里,可利用海域面积300多万平方公里,经评估,近海浅水海域风能资源可开发量约2亿千瓦。

  “这看似丰富的海上资源,实则是一种假象。”有专家认为,即便我国海上风电存在着发展空间,但就目前的技术水平,在近海海域发展海上风电并不经济。

  大连海事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栾维新教授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根据对江苏东台、如东,上海东海大桥等风电场的论证资料分析,滩涂及浅海海域海上风电场的单位面积产值每年每平方公里约为400万元~600万元左右。而根据对福建海域的养殖效益的实证研究,养殖紫菜、海带牡蛎、网箱平均产值分别为每年每平方公里600万元~900万元、1200万元~1500万元、4500万元~7500万元。

  可见,海上风电单位面积年产值仅为海水养殖年产值的1/15~1/2之间。在滩涂及浅海海域布局海上风电挤占养殖海域不具备经济合理性。

  易鹏对记者说,“对地方政府而言,从海上风电所得税收很少,当前电价又低。而做港口、水产养殖都要优于海上风电的收益,现在发现做其他的东西都比做风电好。”

  渤海证券分析师李新渠指出:“海上风电场的造价约为陆上风电场的2~3倍,平均发电成本也远远高于陆上风电。”

  另外,滩涂及浅海海域布局海上风电必将涉及生态补偿、相关利益者赔偿、交纳海域使用金等。

  从浅滩走向深海

  为了解决我国近海海上发电带来的诸多影响,不久前,国家能源局与国家海洋局联合制定并出台的《海上风电开发建设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以下简称《细则》)。

  《细则》中明确提出,海上风电场原则上应在离岸距离不少于10公里、滩涂宽度超过10公里、海域水深不得少于10米的海域布局。在各种海洋自然保护区、海洋特别保护区、重要渔业水域、典型海洋生态系统、河口、海湾、自然历史遗迹保护区等敏感海域,不得规划布局海上风电场,该《细则》要求海上风电场建设要向深水离岸区布局。

  据统计,我国近海区域可开发风电在5~25米水深、50米高度为2亿千瓦,而50米水深、70米高度为5亿千瓦。

  但是,根据国外的研究显示:海上风电场基础建设成本随着水深的增加而增大,水深从10米增加到20米,成本增加50%;水深增加到40米,成本将增加200%。在10米~35米的水深,变压器平台成本增加20%。距岸15公里到距岸50公里,海底电缆的成本增加160%。

  在深水远岸海域布局海上风电场,施工难度大、技术要求高、风机设施材料要求高,无疑将提高海上风电场投资成本。

  由于受陆地面积限制,欧洲的海上风电处于全球的引领地位,占世界海上风电装机容量的90%。2010年欧洲海上风电场的平均规模由去年的72.1兆瓦增加到了155.3兆瓦,在建项目的平均水深在25.5米,平均离岸距离35.7公里。深水远岸是国际海上风电的普遍发展趋势。

  长线投入掌握核心技术

  欧洲风能协会最新统计显示,2009年欧洲海上风力产业营业额约为15亿欧元,预计2010年将增加1倍。在我国,尽管近年来国内的风电产业发展如火如荼,但海上风电领域仍在“咿呀学语”阶段。

  根据Frost Sullivan咨询公司对行业人士的访谈了解到,国内风机的单机容量基本还处于2.5MW及以下,5MW尚处于向国外购买技术或收购阶段,国内主要整机企业也依然处于3.0MW的研发阶段。其他关键零部件的国产化程度不高,比如电控系统、整流器、精密轴承等。除了核心技术之外,在防海水腐蚀技术上,我国风电企业还没有实质性的突破。

  钢铁研究总院青岛海洋腐蚀研究所副所长曲政认为:“海上风机所处环境恶劣,所需防腐蚀技术比较复杂,需要分部分、针对性的进行。海上风电机组下部承托平台为钢筋混凝土结构,防腐蚀工作重在对钢筋锈蚀的保护;而海面以上的部分主要受到盐雾、海洋大气、浪花飞溅的腐蚀。加紧研发海上风电设备防腐蚀的新技术也是当务之急。”

  易鹏告诉记者,发展海上风电,不能再依赖技术引进。以前陆上风电从国外引进技术,但往往引来设备,却得不到核心技术,“设备坏了都不知道坏在哪里,而维修时外企都会清场,不让中方人员靠近”。他认为,风电企业只有现在做好技术积累,等到海上风电大发展时,才能游刃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