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能风力

新闻中心

太阳能路灯广州实验 延续性或成最大考验

更新时间:2011-12-05

广州市决心两年内投资10亿元建设“中国最大规模示范项目”,“让乡村亮起来”

  小楼镇是广州市北部山区的一个小镇,属于广州市越秀区定点扶贫对象,下辖20个行政村和1个居委会。

  11月24日,约午后1点。小楼镇政府三楼会议室,一伙人正在七嘴八舌讨论乡镇路灯工程建设碰到的问题,内容琐碎。广州市建委的一名官员听着突然有点不耐烦,“这有什么好讨论的。”在他看来,关键是要抓紧时间施工。

  他的焦虑自有道理。此次乡镇路灯工程,是广州市要落实的“十件民生实事”之一。更有多名受访者称其为“中国规模最大的太阳能路灯照明示范项目”。项目主要采用太阳能LED路灯设备,分两期进行,总投资超过10亿元。第一期是今年底必须完成8个标段12个镇的施工,需要安装路灯五六万盏。留给施工单位的时间并不多。

  太阳能路灯并非新生事物,近几年各地示范项目处处可见,但示范过后即入沉寂。广州此番尝试魄力颇大,只是能否持久运行,主事者亦心中无数。

  广州正如火如荼进行施工,远在北京的中国建筑(3.13,0.00,0.00%)科学研究院物理研究所总工程师肖辉乾一听此事,却不胜讶异,沉默片刻,连称要慎重,“你到北京农村看一下,花了好几亿元建设的太阳能路灯,大部分都坏了,都浪费了。”

  决策始末

  11月4日,广州市发改委复函称,同意实施乡镇路灯建设工程,新建路灯15.18万盏,白云、花都、增城和从化四区就占11.68万盏,其中普通LED灯5.2万盏,太阳能LED灯5.75万盏,另外的番禺、萝岗和南沙三区也分得3.5万盏。

  至此,这项民生工程计划终于敲定。根据一年前广州市建委的调查数据,广州市北部山区八镇未安装路灯道路总计1568公里,需安装路灯约4万盏,其他乡镇农村未安装路灯道路总计3888公里,需安装路灯10.9万盏。

  “建国这么多年,终于可以把路灯送到乡下。”不过,8月开始进行摸查的设计部门发现,最大的难题是电源。参与工程方案设计的一名工程师指出,村与村之间距离很长,拉电线电缆不太现实,需要开路、破路,管理也很麻烦。此外,有些村的有效用电量只能满足本村照明,没有多余电量用于路灯。

  设计单位也曾比较过拉市电和太阳能两个方案,从一次投资上讲,如果是拉市电,一盏灯综合单价大概6000元,而太阳能LED大概是8000元一套,拉市电并不占有很大成本优势。而且拉市电还涉及电费问题。该名工程师指出,有些村集体年收入不过一两千元,如果是拉市电,以一盏路灯每年90度电计,每村每年应付电费5000元左右。“广州市政府只管一次投资,电费就只能由村里支付,但村民根本负担不起这个电费。”

  “我们原本也想过用钠灯和拉市电,跟建委多次讨论交流,方案也经过七八次修改。”该工程师指出,方案大量采用普通LED灯,主要是政府希望引导这个产业发展,“广东政府强推LED已经很普遍了,以前设计时,要求户外推广LED,现在连户内也要求用。”

  设计单位调查过设备价格后,发现LED和太阳能的成本已有所下降,“下降到我们可以接受的范围。”

  广州做法

  不过这仍是一笔巨大投资。由于大部分采用太阳能LED设备,除番禺、萝岗和南沙三区需自筹资金外,此次白云、花都、增城和从化四区总投资估算约10.76亿元,资金来源包括企业赞助和财政资金,其中广汽集团捐款4亿元。

  尽管太阳能LED方案是出于现实需要做出,但作为一项创新之举,广州政府不得不慎重。《照明工程学报》2009年的一篇文章指出,2008年北京地区的太阳能路灯工程在一年左右需要更换蓄电池的达到83%以上,而江西某个路灯工程,1000多盏太阳能路灯在2008年底完工,到2009年3月份去检查时,仅下了三天雨,就只剩三盏灯还能亮了。

  前述广州市建委官员回应说,政府已考虑到相关问题。他指出,传统招标一般是采用施工标,施工单位中标后,为压缩成本,可能采购劣质灯具设备。而广州此次采用设备标,即施工单位和设备单位捆绑投标,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保障质量。此外,政府也与施工单位签有三年保质期,同时将一定比例的工程款作为保证金扣押,三年后支付。

  事实上,围绕着这个庞大工程,今年5月起有些乡镇已开始试验段施工。一名中标企业负责人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按照标准,连续七天阴雨后仍可亮灯,我们的试验段曾经历过连续九天的阴雨天气仍然亮灯。”

  即便如此,整个操作流程中仍有失严谨。8月1日,广州市发改委对项目建议书进行批复,同意项目建设,同时要求编制工程可行性报告后再报批;11月4日,发改委最终批复。但在这期间,该工程的设计招标和施工招标早已进行,比如工程的业主单位广州市隧道开发公司9月便发布施工招标公告。

  “各方几乎同时进行,甚至招标结果尚未公示,中标单位就已开始着手作业。但这也是中国工程项目中的一贯做法了。”一名接近投标单位的人士透露,招标结果公示后,有数家投标单位投诉,“但投诉不被受理”。

  这笔新能源投资吸引了诸多厂商投标。以第一期工程建安费5.4亿元的预算看,最后中标价格只有4亿多元。多名中标厂商表示这也就是成本价,企业盈利有限。“这样的价格,恐怕难以保障质量。”上述接近投标单位的人士称。

  能一直亮下去吗?

  工程建设方案也有瑕疵。在广州市《乡镇路灯建设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中,提到了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即电池设备寿命只有3-5年,届时面临电池更换的难题。保质期只有三年,三年后的维护问题如何解决?但上述官员认为,当务之急是“先让乡村亮起来”。

  三年后的事情无人关心,这是专家们最担忧的。肖辉乾总工程师指出,北京太阳能路灯工程号称寿命长达10年-20年,结果没有几年就坏掉。

  按照广州市政府的计划,市财政仅负责乡镇太阳能路灯的初次投资,维护由镇政府负责。对比前期投入,太阳能路灯后期维护成本相当高昂。以一盏路灯为例,太阳能蓄电池3-5年需要更换,每盏路灯需要两个电池,以每个电池约1000元价格计,每三年需要更换的电池价格上亿元,这对广州北部山区各镇政府无疑构成巨大财政压力。

  此外,以北京为例,其2009年-2012年“亮起来”工程建设年度投资测算汇总表显示,总投资约五六亿元的项目,四年仅运转维护费就接近50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