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能风力

新闻中心

2012:风电产业从“粗放”向“集约”迈进

更新时间:2012-02-19
2011年,中国风电事故频发,在五年的高速发展后,风电产业已经走到了调整期。有分析认为,前几年风电发展每年翻番的行业盛世将一去不复返。

    2011年相关政策和行业标准密集出台,政策收紧,风电场建设骤然减速,设备企业利润一路下滑。但与此同时,2011年风电并网容量却大幅提升,国内风电企业技术研发能力不断增强。业内人士大多认为,2012年,风电发展方式将面临新的转折。

    风电事故频发加快规范出台

    2011年2月24日,中电酒泉风电公司桥西第一风电场出现电缆故障,导致16个风电场598台风电机组脱网。国家电监会认为这是近几年中国风电“对电网影响最大的一起事故”。

    然而,风电脱网事故并未就此停住,在4月17日这一天,甘肃、河北张家口两地都发生了数百台风机脱网事故。4月25日,酒泉风电基地再次发生事故,脱网风机更是达到了上千台。到2011年8月底,全国共发生193起风电脱网事故,其中大规模脱网事故由2010年的1起升至12起。

    风机脱网事故促使风电发展转向理性和审慎。

    2011年7月1日,国家能源局发布的《风电场功率预测预报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中国所有已并网运行的风电场必须建立起风电预测预报体系和发电计划申报工作机制。该办法的出台是国家能源局将调控从酒泉地区延伸到整个行业的开始。

    事故频发的背后折射出近几年中国风电发展中存在的重建设规模、轻质量管理等积弊,已经到了必须要解决的时刻。

    通过抑制过快的发展速度以提升风场建设质量,成为国家调控的首要着眼点,之后中国风电“新政”不断推出。8月5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大型风电场并网设计技术规范》等风电产业发展急需的18项重要技术标准。8月26日,国家能源局下达“关于‘十二五’第一批拟核准风电项目计划安排的通知”,拟核准风电项目总计2583万千瓦。

    如果说上述规范和通知是国家强制控风的开始,那么《风电开发建设管理暂行办法》的出台,上收地方风电项目审批权,则是强制控风的深入。

    在经过一系列的调控之后,12月2日,国家电监会发布的《风电安全监管报告》显示,2011年下半年以来,中国风电产业安全性、可靠性明显提高,风电产业发展渐趋稳健。

    可再生能源补贴助力风电发展

    国家风电信息管理中心表示,到2011年底,全国风电累计并网装机容量将突破4500万千瓦,在2010年3107万千瓦的基础上同比增长逾45%。

    业内人士分析,可再生能源补贴的提高和即将出台的可再生能源配额制,是国家通过经济手段刺激风电健康发展的强烈信号。

    2011年11月底,国家发展改革委宣布上调国内上网电价及非居民销售电价,同时将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由此前的4厘/千瓦时提高到8厘/千瓦时。据测算,这意味着今后每年国内用于可再生能源发电的补贴资金多达200亿元,将在目前基础上翻倍。

    据介绍,目前政府资金补贴的可再生能源项目以风电为主,200亿元资金的大部分将被众多风电企业收入囊中。未来,风电行业理性发展的内生动力将逐渐被挖掘,包括设备制造和风电场开发领域一系列新的市场发展空间将因此得以释放。

    设备商利润下滑开始拓展海外市场

    在产能大幅增长和装机容量下滑的双重挤压下,2011年,国内风机设备企业利润一路下滑。分析人士认为,这是风机制造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从高额利润回归社会平均利润的正常现象,符合新兴产业发展的一般规律。作为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风电产业在起步阶段受到政府各项优惠政策扶持,随着技术进步和成本下降,出现了行业利润率高于同期社会的平均利润率的现象。在某种意义上,当前风机制造行业利润的下调,也是行业发展重归理性的重要标志。

    在此际遇下,海外市场成为国内风机设备商扩张领域,2011年被称为中国风电国际远征之年。

    2011年9月19日,金风科技宣布在美国伊利诺伊州建立一个总投资近2亿美元、规划规模超过100兆瓦的风电场项目。

    9月21日,华锐宣布进入南美市场,与巴西可再生能源发电公司Desenvix签署合同,将为位于巴西Sergipe地区的风电场提供23套风电机组。

    而早在2011年4月和7月,华锐风电先后与希腊国有电力公司和爱尔兰企业Mainstream Renewable Energy以及国家开发银行合作开展海外合作风电场项目。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施鹏飞表示,国内市场的饱和是国内风机制造商走向海外的必然选择。由于国内面临并网制约,未来国内风场的建设速度远低于风电企业的制造能力。

    出海远航同时说明,中国风电企业国际竞争能力正大幅提高。

   “选择出海主要是因为企业已经发展到需要主动参与全球竞争的阶段。”华锐风电副总裁陶刚认为,企业经过中国市场的发展,基本上在产品、技术和服务等方面与国际处于同一水平线上。

   “十二五”时期,中国风电仍将保持年均新增1100万千瓦的发展速度,市场需求潜力巨大。在中国风电标杆电价不变的情况下,随着风机单位造价的下降,风电开发商的利润仍然十分丰厚。

    初步测算,风电场单位千瓦静态投资下降1500~200元/千瓦,度电成本下降0.05~0.1元/千瓦时。而国家能源局近期启动的风电分散开发试点,一旦有所突破,将极大地刺激中东部地区小型风电的开发。

    施鹏飞表示,风电总的发展目标不变,新政的出台将使行业发展更加有序。

    2011年是风电行业的整顿之年,经过这一年的隐患排查、补漏校正、调整规范,中国的风电行业将走进成熟发展期。“如果说‘十一五’是风电产业的高速增长期,那么‘十二五’则是持续健康发展期。”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日前对中国风电产业作出如是总结和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