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能风力

新闻中心

中国风电设备产业国际竞争力评价与对策

更新时间:2012-03-27
一、绪论
 
随着低碳经济成为全球各国重点发展方向,作为设备制造业和新能源行业融合体的风电设备制造业,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国家对设备制造业十分重视,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以推动设备制造业发展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而新能源行业则是国家“十二五”期间重点规划的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
 
自2005年以来,在政府发展可再生能源激励政策的推动下,中国风电累计装机容量连续五年翻番。根据全球风能理事会《2010年全球风能报告》,2010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16.5 GW,累计风电装机容量42.3 GW,双居全球第一位。2009年,中国已有三家企业进入世界前十强,五家企业进入前十五强。内资企业和合资企业安装的风电产品已占当年国内累计市场份额的75.92%。但是,全球风能理事会2010年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尽管在2009年全球最大的15家风机制造企业中,中国已经占去三分之一,但如果中国风机出口市场不能在短期内获得可观增长,多数中国风机制造企业将很难有所作为。
 
中国已成为风机设备制造业大国,怎样保持中国风电设备制造业的可持续发展,提升国际竞争力,使中国风机设备制造业从“生产大国”转变“生产强国”,从“中国制造”变成“中国创造”,从“国内市场”转向“国际市场”,已成为近些年业界十分关注的问题。本文的研究意义在于通过对中国与国外主要风电设备生产国国际竞争力的对比分析,厘清影响中国风电设备制造业国际竞争力的主要原因,并探讨提升中国风电设备制造业国际竞争力的对策。
 
二、风电设备业国际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
 
(一)产业国际竞争力及其基本分析框架
 
一般认为,产业国际竞争力是指一国特定产业以相对于其他国家更高的生产力,向国际市场提供符合消费者或购买者需要的更多的产品,并持续获得盈利的能力。产业国际竞争力的研究不仅要客观描述特定产业的国际竞争力的实际结果,而且要发现决定或影响特定产业国际竞争力的因素。因此,给产业国际竞争力研究确定一个基本分析框架,是一个重要的学术研究课题。从现有的研究文献看,国内运用较多的产业国际竞争力的基本分析框架有两种,即波特的“钻石模型”和金碚的“原因-结果模型”。
 
(1)波特的“钻石模型”。美国哈佛大学M.E.波特教授提出的产业国际竞争力“钻石模型”认为,产业国际竞争力取决于四个基本因素:一是生产要素,包括人力资源、自然资源、知识资源、资本资源、基础设施等,其中,特别强调的是“要素创造”(Factor Creation)而不是一般的要素禀赋;二是需求条件,包括市场需求的量和质(需求结构、消费者的行为特点等);三是相关与辅助产业的状况;四是企业策略、结构与竞争对手。此外,政府和机遇也是两个不可或缺的因素。波特的“钻石模型”为全面、正确地分析产业国际竞争力提供了一个分析框架。
 
(2)金碚的“原因-结果模型”。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金碚提出的“原因-结果模型”认为,一国某种工业品国际竞争力的强弱,可以从结果和原因两个方面来分析。其中,反映竞争结果的指标称为工业品国际竞争力的实现指标,如市场份额等,因为它们表现了国际竞争力在市场上的实现程度;而反映竞争实力和潜力,即竞争力强弱原因的指标称为工业品国际竞争力的直接因素指标和间接因素指标,前者如产品的价格、产品的质量、产品的品牌和产品的结构等,后者如成本、技术、经营管理、企业规模和资本实力等。
 
(二)风电设备业国际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的确定
 
1.评价对象及指标体系设计基本思路
 
世界风电设备制造业主要集中在丹麦、西班牙、美国、德国、印度和中国。因此,本文选择前五个国家作为中国风电设备制造业国际竞争力的比较对象。鉴于各国对风电设备产业数据统计的不完整,以及资料获取上存在较大难度,为实现数据的完整性和可比性,本文从六个国家中分别选择一家代表性企业,以该企业的指标值作为该国风电设备制造业的相应指标值。六家代表性企业分别是:Vestas(丹麦)、Gamesa(西班牙)、GE Wind(美国)、Nordex(德国)、Suzlon(印度)和华锐(中国)。这些代表性企业近几年装机容量在国际市场份额排名基本都在前十位。
 
本文对指标体系设计的基本思路是:以迈克尔・波特的“钻石模型”以及金碚的“原因-结果模型”为理论框架,充分考虑评价指标选取的全面性、简要性、可比性、可操作性以及产业特性,采取定性与定量相结合、当前与未来相结合、宏观与微观相结合的方法,构建一个风电设备制造业国际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
 
2.风电设备制造业国际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
 
根据上述评价指标体系设计基本思路,并充分考虑风电设备产业所具有的技术含量高、成套性强等产业特性,本文选取了5个一级指标和10个二级指标,即:经营绩效竞争力(总收入);全球化竞争力(全球市场累计占有率、产品覆盖国家数目);技术竞争力(主流产品技术水平、高端产品技术水平);产品竞争力(整机产品线、关键零部件配套能力、品牌影响力)和企业规模竞争力(员工人数、产量),见图2-1。各一级指标的权重分别为:经营绩效竞争力10%,全球化竞争力20%,技术竞争力20%,产品竞争力40%,规模竞争力10%。
 
三、六家代表性企业国际竞争力各项指标得分
 
(一)经营绩效竞争力(略)
 
(二)全球化竞争力得分(略)
 
(三)技术竞争力得分(略)
 
(四)产品竞争力得分(略)
 
(五)规模竞争力得分(略)
 
(六)六家企业国际竞争力综合得分(略)
 
(七)华锐风电的国际竞争力评价
 
就本文所研究的风电设备制造企业国际竞争力而言,与Vesta等五家国外风电制造企业相比,华锐风电位次仅超过Nordex。从5个一级竞争力指标看,华锐风电全球化竞争力及产品竞争力排名均为第6,居最后位次;规模竞争力与技术竞争力排名分列第4和第5,居中下位次;绩效竞争力排名在Vesta和GE Wind之后, 与Gamesa并列第3,居中等位次。研究结果表明,与风电设备制造业先进国家相比,中国风电设备制造业国际竞争力水平还存在不小差距。
 
四、影响我国风电设备制造业国际竞争力的原因分析
 
通过国家多年的持续支持,我国风电设备制造业得到迅猛发展,为我国风电市场提供了大部分的设备,带动了我国风电产业持续发展。但本文的研究结果表明,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我国风电设备制造业国际竞争力在技术竞争力、产品竞争力、全球化竞争力等指标方面还存在着较大差距,以下进一步分析出现这些差距的主要原因。
 
(一)技术竞争力差距
 
我国风电技术竞争力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主要体现在关键部件技术缺失及整体设计技术薄弱两个方面。我国已实现商业化生产的风电机组,基本上都是在引进技术、消化吸收的基础上,通过部分自制加外部采购关键零部件,进行整机组装而实现批量化生产。主轴轴承、齿轮箱轴承等风电机组的关键零件,风机、变流器和整机控制系统等风电机组中技术含量最高的关键部件等的设计制造技术,我国还没有完全掌握。风电机组整体设计技术至今仍然是薄弱环节。目前,我国新机型开发基本采用与国外公司联合的方式,合作开发过程中仍然以国外设计机构为主,尚未完全形成我国企业的设计理念和方法。
 
(二)产品竞争力差距
 
从产品竞争力来看,我国企业关键零部件配套能力不够强。兆瓦级以上风电机组配套的轴承、变流器、变桨矩系统处于小批量生产阶段,整机控制系统处于试制阶段,很大程度上仍依赖于技术跟踪,未能形成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自主研发能力和自主知识产权。
 
此外,由于在我国风电设备制造领域,一直存在偏重销售业绩,对设备质量与可靠性重视不够的倾向,加之产业超高速增长,设备需求旺盛的推动,有的设备没有经过样机研制―试运行―改进―小批量试制―再改进―批量投产的必要程序,一试制出样机就进行大批量供货,造成我国部分国产风电机组设备质量欠佳,风电场可利用率不高。近年来,投入运行的一些国产机组还出现了整机倒塌损毁、零部件大批量损坏更换、机组长时间不能正常投运等质量问题,影响了国产品牌信誉度。相比之下,国外厂商对产品质量和服务十分重视,这就是为什么这些企业在以价格为主导、追求超低装机成本的中国市场中,仍然能获取1/4的市场份额。
 
(三)全球化竞争力差距
 
2007年以来,中国一些风电机组整机制造企业开始开拓海外市场,到2009年底,保定惠德、浙江华仪、金风科技、上海电气、华锐风电、江苏新誉6家企业向国外出口了风电机组整机设备,出口量仅为45台,总容量为43.37MW,出口国别仅有印度、美国、英国、泰国、智利等少数国家。而全球化竞争力排名在华锐风电之前的4家国外企业中,除GE Wind之外,其他3家企业的风电机组覆盖范围都超过了30个国家。2010年,Gamesa有93%的装机容量销往国际市场。
 
五、提升中国风电设备制造业国际竞争力的对策建议(略)
 
六、结语
 
在化石能源资源日益枯竭、气候变化问题日益突出的大背景下,在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核燃料泄漏事故的影响下,更加安全的风电、太阳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项目越来越受到世界各国的重视。预计未来世界范围内的风电装机容量将会进一步扩大,各国将会加快及巩固风能产业发展的相关政策。与此同时,可再生能源技术的竞争,已经是新一轮国际能源领域竞争的焦点。谁掌握了可再生能源的设备技术,谁就拥有了未来开发利用可再生能源的主动权。
 
预计从2011年到2015年,中国每年的风电新增装机容量将在1200万千瓦到1500万千瓦之间,这意味着中国风电产业将由“大”向“强”转变,意味着中国风电设备制造业整体上处于从“技术引进”转向“自主创新”的关键阶段。在这一阶段,中国必须尽快培育核心竞争力,才能在未来全球市场中具有竞争优势。
 
由于研究资料所限,本文存在以下不足:在国际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中,某些重要评价指标如企业潜在竞争力指标,由于无法获得各企业研发人员比重、研发投入、研发能力、专利数等数据资料而没有包括在内;本文所确立的国际竞争力指标体系中的个别2级指标值由于无法获得相关资料,使用了估计值;此外,各指标权重由笔者根据行业特点确定,存在一定主观性。这些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评价结果的准确性。未来的研究中,在信息更充分的情况下,应进一步完善评价指标体系,指标权重可通过对专家的问卷调查确定,以使评价结果更为准确。